第四十六集﹕
「一」的積極力量)(12/10/02)

專題主講

蕭安珀博士

現在你們感覺很棒,感到放鬆,預備好聽一些積極的信息吧。因為我今天預備了一些積極的信息給你們,我爸爸和我外遊了數天,那兒是收不到電話的,我們走了很遠、很遠,我們決定在那幾天要做一些我們從未做過的事,最後我們兩個人就一起想出今年想跟你們分享的一系列信息。

這是一系列很美妙的信息,它一定能幫助你實踐神的心意和祂對你的召命,這信息的名字是:「積極力量」。我爸爸下星期的講題是:「一個人的積極力量」,在接下來的星期,你會聽見積極能力,你要一直聽下去,希望你能聽完整系列的信息。

今天早上我也跟你分享積極正面的信息,這系列信息是充滿能力的,它很正面,也很個人化。若你每星期也來這兒,每星期也聽著這節目,你就會知道甚麼是一的積極力量,並發現一這個數字真的充滿力量。

大部分人都想一是個小數目,事實上一是個很大的數目。想想看零乘以任何東西等於甚麼?是零,零乘四十五萬六千是零,零乘以任何東西都是零。若把零變成一有何改變?零乘以神仍然是零,你聽見嗎?

零乘以神仍然是零,但當神乘以一,便變成無限了。

我用一個新的數去描述它,叫它神兆吧,就是這樣了。

在士師記第六章,我們看見有個男人小看自己,只得一人的故事。因為米甸人當時的軍力太大了,以色列人因為米甸人,就在山中挖穴、挖洞、建造營寨。以色列人每逢撒種之後,米甸人和東方人都上來攻打他們,對著他們安營、毀壞土產,直到迦薩,沒有給以色列人留下食物、牛、羊、驢也沒有留下。因為那些人帶著牲畜帳棚來,像蝗蟲那樣多,人和駱駝無數,都進入國內,毀壞全地。

以色列人因米甸人的緣故,呼求耶和華。耶和華的使者向基甸顯現,對他說:「大能的勇士阿,耶和華與你同在。」基甸怎樣答?「我是大能的勇士?耶和華與我同在?」他當時正在山洞中打小麥,因為他害怕米甸人會發現自己,所以他躲在洞穴中,天使跟他說話時,他笑著問:「你說我是誰?大能的勇士?你說笑吧?」

但天使回答說:「大能的勇士啊、耶和華與你同在。」

基甸問:「主啊,我有何能拯救以色列人呢?我家在瑪拿西支派中是至貧窮的,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,你竟然稱我為大能的勇士?我只是一個人,而且是眾人之中最微小的。」

耶和華對他說:「我與你同在,你就必能擊敗米甸人。」

故事的結局當然是基甸打敗了米甸人,救回了同胞,因為世界上沒有軍隊能打敗神。

這系列的信息一的積極能力是充滿能力的,一是個很大的數字,它是正面的,你知道嗎?在這世界,負面的力量不能帶來好事,米甸人就代表了負面的力量,在負面的人身上,我們會看見負面的力量,在正面積極的人身上就擁有正面的力量,這系列信息是有關正面力量的,不是盲目樂觀,是正面很多人會混淆了。

雖然有時正面的人看來有點盲目樂觀,就像我和我爸爸一樣。我年少的時候,那時我還未懂得駕車,有一次爸爸和我到油站入油,我們入好了油離開,忽然間,我們聽見車後,有些金屬碰撞的聲響,我爸爸說:「天啊!我忘了蓋好油箱的篕子。」但他是個很積極的人,他說這不是個問題,我會找到的,若不能找回我的,我也可以找到別人的,因為我會忘記拿蓋子,別人也一樣。

他停了車,開始走回油站找油箱的篕子,很快他便找著一個,他說:「很好,他把它放上油箱上緊鎖好。」他返回座位,我們開始離開,他說:「我找到一個蓋子,那不是我的,但比我那個還要好。」我說:「真的?還要好?」他說:「是的,它鎖得緊,說笑吧。」


這是正面積極,這信息的力量是正面的力量,它不是盲目樂觀,是正面。我們在事物中看見美善的一面,我們能樂觀因為我們看見,神能掌控世界一切負面的事,他會把它們變成美事。

就像一個男孩跟祖母一起到嘉年華去,他們排隊輪候畫臉,這祖母和孫兒在等著。這年輕男孩有雀班,他有很多的雀班。你知道孩子有時會有很多雀班,他們有點敏感,他們喜歡......孩子有時會貶低別人,令自己覺得比別人優勝,在他們前面有個小女孩,她回過頭來說:「你的臉上有這麼多雀班,他一定找不到地方替你畫圖案。」

你看見這小男孩面色一沉,他垂下頭來,他祖母蹲下來,用手臂抱著他說:「孩子,別擔心,他們定找到地方的,而且我也很喜歡雀班。我年輕時常希望有雀班,我情願用所擁有的一切,來換取你的雀班,雀班是這個世界最美的東西,我肯定你不能想到,有比雀班還要漂亮的東西。」

那小男孩看著祖母雙眼說:「祖母,我想到有東西比雀班美,那就是皺紋了。」接著他擁抱著她。

這系列的信息充滿能力,而且是正面的能力。除了正面以外,這些信息更是個人、切身的,它能進入我們心深處,觸摸我們。我們需要這撫摸和指引,這信息指引著我們到這處。

我永不會忘記那電影,一套很經典的電影,那是比利基斯杜的城市滑頭。比利正面對著中年危機,他參加了牛仔度假團,最後克服困難尋回生命意義。還有一個角色叫卻利,由傑克佩利斯飾演。我記得卻利說過:「生命的價值在於一件事。」一件事這到底是甚麼呢?

我相信透過這系列的信息,我們能找著生命的意義,這就是一的積極力量了!

在八一年,我於卡比斯蘭奴牧場建立一間新教會,成立這教會的方法很獨特,很與別不同。我計劃開始時利用汽車電影院,這是南加州聖胡安卡比斯蘭奴僅餘的露天汽車電影院,現在已沒有這種電影院了。那時候它還在那兒,是個地標。
我便到市內去拿使用許可證,但市政府沒有不讓我使用,他們的話可說是讚美,他說:「我會引起交通擁擠。」但問題是這樣我們便不能按宣傳和計劃上說的開始崇拜,我們知道有很多人特意在九月第一天到那兒去。

在那天,有個男人出現,他來是希望參與崇拜的。但那天,他只有幫我派單張,單張上面說:「請給我們資料,在找到合適地點時間開始崇拜,我們便會儘快跟你聯絡。」這個男人是拿迪莫里遜,他有一張很大的笑面,今天他在杜蘭迪五金公司工作,專門替人找到所需的釘子、鎚子和其他五金工具。從那一天直到如今,你也看見他用笑臉歡迎每個出入教會的人,在那天他找到一樣東西,就是要保持積極,笑面迎人。

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神的召命,在聽完這系列信息後,我深信我們能找到一的積極力量,就是能令我盡展所長的東西,它令我們更有力,就如鷹展翅上騰。我們會看到當神乘以一就變成很大很大的數字了!

喬納森布斯寫了一首詩說:

「少於零?不是的,我比一還要大,我比半個爸爸加半個媽媽還要大。我的祖父母各佔我四分之一,還有每個兄弟姊妹都是我的一半,我也是他們的一半。全世界的人都是我的兄弟姊妹。」

「我是所擁有各種特性的代表。還有,我參與我選擇堅持的所有信念。我是每個想法、回憶和感覺的一部分。」

「但我比它們加在一起還要多。」

「我不單是一,我是我的過去、我的環境、我的自由意志。一半是自然,一半是後天培養,但加起來不只是一。」

「我不單是一。」

「我是有意識和無意識,我越去記錄我的過去,我便擁有越多過去。還有,我是選擇,也是作選擇的人和被揀選的,我選擇了這生命。」

「還有,我比一還要多。」

「我是過去、現在和將來,還有其他的時間和空間。少於零?不是的,我不承認自己比無限小,我比一還要多,你也一樣。」

一的積極能力!


這天早上我希望以祈禱結束,但這禱文不是我寫的,是佚名的作品。我不知道是誰寫的,但寫得很美妙,我們來祈禱。

「主啊,求你讓我們記著那位在昨晚超我們車的人,是一位單親家庭的母親,工作了九小時後,正趕回家煮飯,她還要做家務、清潔,並跟孩子分享寶貴的時刻。主啊,求你讓我們記著,那個身上釘了孔、有紋身,臉上一面無奈的年輕人,其實是個十九歲的大學生,他正為期考的壓力和恐懼煩惱,也擔心下學期沒有學生資助。主啊,求你讓我們記著那個看來很骯、很可怕的人,他每天在那兒乞討,他應該要去找工作,但他淪為毒品的奴隸,這實在是一個惡夢。求你幫助我們記著那對在我們前面的年老夫婦,他們慢慢地走著,阻著我們行街購物的興緻,但可能上星期的驗身報告說:『這是他們最後一年一起購物了。』慈愛的天父,求你提醒我們每天所得到的一切禮物,你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是愛,我們單單把愛分給我們最親蜜的人是不夠的,請打開我們的心,不單去關心身邊的人,而是去關心全世界的人,讓我們不要太快論斷人,讓我們更快原諒、忍耐、同情和愛別人,阿們!」

主啊,在我們離開這兒以後,讓我們看見一的積極力量,一天、一星期、一年、一刻,求你幫助我們在每一刻,以你的眼為我們的眼,也就是愛的眼目,阿們!


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HOP Privacy Legal  
Designed by: Ultragraphics Lt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