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2135「計劃:我們擬定計劃,神修改它」(23-1-2011)

專題主講

蕭倩娜博士 Dr. Sheila Schuller Coleman

人物專訪

包露菲  Rosephanye Powell

奧本大學的聲樂教授包露菲,是世界知名的合唱音樂作曲家。她要跟「權能時間」分享
她的熱心和歌聲:

「輕輕的搖,可愛的馬車,來把我帶回家。」

專題主講文章

每個主日我們都有主日學,課程是我三年前寫的,名為《孩子發電廠》 (Kid Power Plant)。我寫這課程,理由跟露菲一樣,她丈夫需要合唱詩歌,但又不想付專利權稅;我們需要主日學課程,但又不想付專利權稅;我為四個孩子寫的課程,一直用到現在,孩子們樂在其中。幾星期前,九歲的大偉上完主日學,媽媽來接他。媽媽問他:「大偉,今天主日學你學了甚麼?」我們都知道,大多數父母都會這樣問:「今天主日學你學了甚麼?」大偉說:「媽,今天我們學了神派摩西執行拯救任務,於敵方陣型背後,他帶領千千萬萬的人逃;他們來到紅海岸邊,他有工程師去設計,及築起一道吊橋,橫跨紅海;當所有人都安全到達彼岸,他使用對講機和無線電,指揮戰鬥機飛過來,砰、砰、砰、砰、砰,把橋炸掉,大家就安全了。」
「大偉,」媽媽說,「我很難相信這是老師教你的。」
「你覺得很難相信嗎?你該聽聽她講。」是的,聖經故事是很難令人相信的,因為神的能力是令人難以相信的。
我們再次看摩西的故事,我們都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,大家都可以幫我講;但今天我想大家透過不同的角度去看 ─ 計劃的透視鏡。我們擬定計劃,依靠神去修正它 (righting);修正,修正我們的計劃。原本倒置的,重新反正。
摩西生為希伯來的男嬰,當時所有希伯來男嬰都遭殺害;按照法老為摩西擬定的計劃,摩西本不該活。但摩西的母親把他藏在蒲草箱裡,被法老的女兒找到;神扭轉了法老對摩西的計劃,把它糾正過來。結果,摩西變成了埃及王子,在法老的宮中成長。摩西以為自己過得不錯,事事順利,但神卻把摩西的計劃扭轉。因當摩西看到奴隸挨打,他忍無可忍,他出去;殺掉其中一個督工,因此必須往曠野逃命。摩西重寫了自己的人生計劃,他以為:「現在我只是個牧羊人,在這裡與羊兒為伍。」又忽然間,神向他顯現,在沒有燒著的火燒荊棘中。
神很喜歡引起我們注意,以一些方法和途徑,有時候我會想對祂說:「神啊,祢可以用沒有燒著的火燒荊棘來引起我注意,而不必用苦難或困難。」但神要引起我們注意,藉著沒有燒著的火燒荊棘,祂引起了摩西的注意。當然,摩西要看看發生甚麼。他走到荊棘那裡,神就對他說:「我是自有永有的,而我要你,摩西,去釋放我的百姓。」摩西問:「是我嗎?祢找錯人了。我不善詞令,我拙口笨舌。」摩西實在甘願限制他自己的人生計劃,限制計劃被糾正的機會;因著自己的殘缺,他不願意本著神的能力,去擬定一個大計。但神說:「我要與你同在,你不會單獨去的,我要與你同去。」
摩西去了。我們都知道他對法老的任務是量身訂造。法老得面對那些災難,法老的心,摩西要說多少遍「容我的百姓去」?神說「容我的百姓去」;十個災難。最後,最終,法老讓他們離去。他們恰好來到紅海。你可能想像嗎?站在紅海的岸邊,背後有千軍萬馬追趕著你,具備裝甲和武器;百姓都很害怕,他們抱怨說:「摩西,你做了甚麼?我們還是做奴隸好!」摩西說:「不要害怕,不要懼怕。站住,觀看今天神能作的事。」百姓企圖按照自己的感覺 ─ 限制自己,限制神及祂能做的,他們看到的,他們聽到的,他們摸到的。但神是超越我們的官感,我們要看衪的能力,看神要做了些甚麼?祂分開了紅海,把百姓帶進自由裡;衪做到了,衪釋放了祂的子民,祂扭轉了他們擬定的計劃,把它們糾正。
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為自己擬定人生的計劃?現在是一年的開始,通常我們都會寫新年大計,是時候想一想:我能怎樣為自己的人生計劃?我有為自己的人生定下計劃。當我還很小的時候,身為蕭律柏博士的女兒,我們被教導要有遠大的夢想和計劃,他教導我們:「沒有計劃,你是準備失敗。」
我四歲那年,舉家遷到加州這裡植堂。我們沒有教會的辦公室,沒有教會的建築物;教會辦公室就是我們在林園小屋子的其中一個睡房。媽媽常忙於照顧弟弟,當時安珀只是個嬰兒;他們沒有即棄尿片,沒有乾衣機。因此,她常留在後院;我記得她總是在那兒晾尿布,把尿布掛在晾衣繩上,或者,她的雙手總是在槽裡洗碗。如果有人敲前門,當時我四歲,媽會說:「倩娜,去開門。」我會去開門。通常都是隔壁的女士,每星期好幾次,哭著說:「我要見牧師。」我讓她進來,然後去敲爸爸的書房門,就是第一間睡房,我會說:「爸,有人要見你。」我可以告訴你,那對一個小女孩造成的影響,就是日復一日,為哭著說「我需要幫助」的人開門,這會改變你,所以我要長大後能幫助受傷的人。
很小的時候,我感到我生命的呼召,就是當牧師,成為傳道人;但在我們的宗派裡,女性是不能擔當牧師,他們不會按立女性。直到我大學畢業,當然,那是不可能的,那是不容許的。但我想幫助受傷的人。

於是我有了另一個夢想。我讀到一本書,書名是《十指:為神作工》,是顧愛德醫生的故事。她是一位外科醫生,在印度服侍的宣教醫生。我深受她的啟發,我想:這是我長大要做的事。因著某些原因,我以為神要我去非洲當宣教醫生。我的兒子認為這是非常可笑的,因為我貪愛舒適;我只會坐旅行車去露營,車上還要有空調、微波爐、洗碗機…(他們想:當醫生?你要去非洲當宣教醫生?真的,媽媽?)
我的確這樣想。我努力讀書,仔細地計劃。我修讀拉丁文,讀大學期間一直修讀科學,我是「希望大學」醫科學會的幹事。我肯定那是神給我的呼召,我擬定了我的計劃,並且努力付諸實踐。我向醫學院申請入學,11份申請表格,11間學院;回覆接踵而至,我拆開第一封信,第一句話:「很不幸…」第二封信:「我們很遺憾通知你…」拒絕申請的信,一封接一封;當我收到第十一封信,我心想:倩娜,你失敗了!你是個大失敗者!我感到自己很笨,我覺得自己很懶惰,雖然我已經非常用功;我感到我完全誤解了神對我人生的呼召,雖然我禱告、禱告、再禱告:「主,用我。主,向我顯明祢對我人生的計劃。」
我拿著有機化學系的學士學位,我該做甚麼?自從小四以來,我只知道我要做這件事。我回到家,我做了我經常做的事;我總會在少年活動裡當義工。我擔任營會導師,帶著那些孩子,帶他們去海邊,做義工要做的一切事。然後,我回到家,再次走進少年事工的辦公室;這一次,我成為了全職同工。從那天起,我就一直在「水晶大教堂」裡服侍,除了一段短時間;神呼召我成為教育工作者;我是一名教師,公立學校的教師。
多年過去,在這裡我遇上了一生的摯愛,生下四個兒子。我在私立學校擔任行政人員,忽然間,當時兒子們都長大了,我在桌上看到一張傳單,上面寫著:「你可以在加州大學取得教育學博士。」我心想:這是個好機會,讓我把失敗扭轉。我很雀躍,我心想:這實在好!我仔細看,查看資料,在網上找,他們會在附近舉行四、五次發佈會。我告訴了家人,我要得到丈夫和兒子的同意,因為我需要他們的支持;我要知道是否我們全家都贊成這事。然後,我出席了發佈會。在一個很大的演講室裡坐了幾百人,我只是其中一個。在發佈會結束時,有人舉手發問:「你們會取錄多少人?」大會主席說:「五個。」五個?幾百人裡只選五人?與此同時,在她身後的屏幕上登出了他們的使命宣言:「專為公立學校行政人員而設的博士課程」。我是私立學校的行政人員,我心想:這不是為我而設的,沒希望了。我不打算申請。
第二天早上,上學途中,最小的兒子尼高問我:「媽,昨晚的發佈會怎樣?」我說:「荒謬極了!我不打算申請。」
「你不打算申請?為甚麼你不打算申請?」
我說:「天哪,尼高,那裡有好幾百人,他們只收五個人!」我沒有告訴他,我申請成為博士生,已經被拒絕過11次,我不知道能否承受第12次。

兒子對我說,他露出失望的眼神,滿臉失望,他說:「你是說,你的意思是你連嘗試也不願意?」我知道我入圈套了,沒有回頭路了。因為我不能不成為兒子的榜樣。
於是,我填好了報名表格,寄出,滿懷期待自己不被取錄。當我收到電郵,通知我去面試,我感到震驚,但我仍然覺得自己不會成功的。我知道,神開了門,他們取錄了我。我有機會跟教授和同事們分享神的大能和大愛。看見這情景,實在令人感到興奮。我說:「神哪,我被取錄了!我獲取錄了!我企圖想限制自己的計劃,以我的能力對抗祢的能力;但如果真是祢的旨意,祢會開門的。」
當我發現需要寫主日學課程後,我很雀躍。因為我寫的是第一套主日學課程,作者是教育博士;她教導神的話語,也明白孩子們如何學習。加上過往我讀過的科學科目,我把它融會在我的主日學課程裡,讓孩子看到神的大能,我們的神多奇妙。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扭轉,神帶領我,糾正我的人生。
去年夏天,爸爸請我出任本會的領導,帶領這事工,站在這裡,在這台上講道。在我小時候,人說這是不可能的;但現在我在這裡講道,只因為神的恩典。祂開了門,我們不會知道祂要怎樣帶領我們,祂要扭轉、糾正。最近,有人邀請我們成為事奉伙伴,他們需要我的專業知識,在兒童、教育及行政方面,幫助他們建立基督教學校。猜到是哪個國家嗎?非洲的利比利亞。對,神有最終的決定,正如爸爸說,那必定是好的。

如果你容許祂行祂的旨意,我們不會知道神要為你做甚麼。擬定你的計劃,要夠大,能讓神在其中。擬定計劃,別限制它們,像我,基於自己的能力來說不可能;別限制,像摩西,基於自己的無能,要基於神的能力來擬定你的計劃,倚靠祂成全,祂要扭轉你的人生。

copyright 2010 HOUR OF POWER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HOP Privacy Legal  
Designed by: Ultragraphics Ltd.